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杀破狼】我的网恋对象是我儿子!?⑤

·现paro
·顾昀23,长庚虚16
·退役猎魔人顾X半吸血鬼庚

这篇真是……写得我整个人乱七八糟sjjsjsjdj

顾昀掉码了长庚还没掉码,没错,接下来就是蛇皮八点档了,腹黑校草爱上我之爸爸你别跑(buni)

顾昀的骚话真的很难搞了,哎,皮皮真的是……!神仙!那么甜滋滋的情话!是怎么写出来的噫呜呜噫!我真是,抓狂了写的。

这篇字数真的好低好低,真的写不动了娘的太难捂脸打滚挠墙撒泼,艹了,😭😭😭😭

——————————————————————

  

  

  七点三十分,长庚赶着点似的醒了过来。寝室里光很暗,周末的清晨没有早自习追着,都还睡得香甜。

  他趴在桌子上睡了半个多小时,颈子又僵又酸,加上昨晚熬了一宿,这会头脑昏涨,四肢疲软,哪里的感觉都算不上好。

  说不上什么,一颗心又静又沉,酸涨着突突的疼,整体上却又像感官被屏蔽一样的无动于衷。

  旭日初升,窗外响起嘹亮的鸟鸣,长庚愣了会,揉着颈子叹了口气起来洗漱。

  最后他还是摸起手机划开了屏幕,七点五十三分——沈十六还没有回他。这与其说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反倒更像是延缓刀铓臻入胸口的速度。

  他可从没在九点钟之前看到过沈十六的影子……

  长庚又划开了手机,记录停在那张照片,他沉着眼睛看了会,最后将手机倒扣在了桌子上、极深极深的抽了口气,再缓慢的呼出,初冬的白雾都是颤抖的,眼眶有些发涩。

  七点五十六。

  还有四分钟。

  

  像是死者生前的回光返照,或许是自欺欺人而或其他的什么,他开始想起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后来发现的确是“点点滴滴”。

  太少了,交流太少了,他不擅长表达,沈十六……沈十六或许是不在意——沈十六根本就没正视过这段感情,只是将他看作个年幼的晚辈,所以自始至终,他对沈十六都一无所知。

  他知道他有一个儿子,跟他年纪相仿,毫无疑问绝对是一个好父亲,除此之外,关于沈十六这个人,他一无所知。

  长庚突然间有些释然。

  这像是一场数据错误的稼穑,他在顾昀的身上温出了一朵藏在夜露深处的花,迫于无可奈何的现实,又将这罪恶满株的东西连根拔起,孤注一掷的压在了沈十六身上——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沈十六太无辜了。

  这么结束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已经足够莫名其妙了。

  从开始到现在,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他明明知道,却放任这段错误的感情由它一错再错,到现在这个无法挽回的惨淡局面,恰好就是咎由自取。

  够了、他将手机关机,已经够了,结束吧。

  七点五十七。

  顾昀从睡梦里惊醒,他刚睁开眼窗外边就闪了道雷,轰轰的给他个半聋都震了个颤,他撑了把手坐起来,头疼得厉害,昨晚喝了不少酒不说,还跟沈季平打了架……等等、打架,他来找沈易干什么的?

  是手机没电了……顾昀猛地睁大了眼,他来找沈易是来接手机回消息的!

  他登时头疼欲裂,再顾不上这乱七糟八的,左右失重的蹿起来打阳台翻回去,落地的时候没踩实差点崴了脚,整个人风风火火的,闯进客厅接着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的翻出手机——艹,没电。

  昨晚没连上充电器!

  他这么野草似的长了十几年,头一次慌得尝到了血液倒流的寒凉,手指都是颤的,说不上什么整套成规的囫囵话,单是心慌,慌的像是此刻他要是慢了一秒,就能凄凉揪心好多年。

  要了命了,这都什么事?

  七点五十九。

  没办法了,他胡乱揉了把头发,强盗似的翻开单位分配的笔记本开始以权谋私,能怎么办,手机没电,现在跑沈易那也来不及——娘的鬼知道昨晚那么通翻山倒海他那破手机还他娘囫囵个的不?

  顾昀架着眼镜盯着屏幕一阵手忙脚乱,这玩意不在他的技术范围内,会是会也就通点皮毛,连着过往的旁个折腾的记忆提着心肝胆儿一阵祈祷,总算是将他小女朋友的号码给黑了出来。呼,他大掌一合盖了本,火烧屁股似的捞起座机唰唰拨了号,屏气凝息。

  八点过一。

  

  长庚看着手机上顾昀的来电险些将豆浆淋在了书上,他正在图书馆,这要是淋上去估计要给柜台阿姨念叨死。

  手机还在震动,长庚心里难免有点焦,顾昀打电话一般都等那么一会,没接就挂了,这是怎么了?

  他轻手轻脚的放了书走出图书馆,才抿着嘴唇有些莫名其妙的接通了——这不应该啊,我这个号码……没告诉顾昀啊?

  这是他来这地读书新办的卡,顾昀怎么知道……

  “子旻、”

  结果他在备注顾昀的号码里听到了沈十六的声音……长庚手一抖,这下豆浆真淋身上了。

  怎、怎么回事?他这头给顾昀这一嗓子搅得心里头七上八下,明晃晃的大太阳底下长庚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血瘾带来的幻觉——难不成,沈十六……就是顾昀?

  不、不可能……的,吧?

  太玄幻了——

  “……你听我说,我的手机没电了,昨晚发生了很多事情,没顾得上充,”顾昀想了想沈易,觉得牙有些痒得慌,他磨了磨,将打死沈易的念头先压了下去,又觉得这时怎么解释都像是开脱,顿了会,他深深吸了口气,叹息似的低音像是抚在长庚心尖上,“对不起。”

  “我来晚了。”

  长庚心头一热。

  顾昀顺从直觉的一句话,长庚却是听到了心里。

  八点过七了。

  “我……”

  “……你什么?”

  顾昀合了眼,放松的将额头抵在墙上,他轻轻的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又好像是冥冥之中的理应如此,他说,“我来的路上——”

  “心急如焚。”

  “真的,很怕我慢一点儿,”他侧过身将头靠在墙上,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你就不在了。”

  八点过十了。

  “你接电话很慢……”

  “我在图书馆。”

  “整好五分二十秒。”

  “……什么?”

  长庚听着那边很轻的笑了笑,尾音勾的他心头狂跳,接着他就听见顾昀说,“我特意延了一秒再说话——”

  “‘1’比较有指代性……”

  长庚连忙掐断他的话,“这可是你说的!”

  “‘1’比较有指代性,沈十六,给了我的东西你可不能收走。”无论我是什么样,都不能。

  “天理伦常在上,你什么样我都照单全收,反赠真心一颗,童叟无欺。”

  “……可是你说的。”是你自己说的。

  而那头对力量一无所知的顾昀点头点得大无畏,“是我说的!一言九鼎。”

  长庚瞧着变声器,抿了抿嘴,压低声音一字一句的应道,“我可记着了。”

  “哎,夫人您尽管记好。”

        ……

  

  顾昀就是沈十六,长庚盯着那张照片,仔仔细细,如果在之前得知这个消息他绝对会跑,立马跑,可偏分顾昀跟他说,……心急如焚。贪婪就是这样的,就是有可能这个可能性,哪怕微乎其微,他也无法撒手。

  那可是……顾昀啊。

  是他绝对无法放手的光。既然都已经握在了手里,他又怎么舍得松手……卑劣就卑劣吧,罪恶就罪恶吧,是他先说的不是吗?

  是你先说的,“1”有指代性,意为非我不可。

评论(1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