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杀破狼】我的网恋对象是我儿子!?④

·现paro
·顾昀23,长庚虚16
·退役猎魔人顾X半吸血鬼庚

忘了我要说什么了诶……@_@

—————————————————————

  

  

  长庚长得很好看,是高眉深眼偏于混血的长相,五官刀削似的精致利落,而估计是年纪缘故,颊边儿上还留着点软软糯糯的婴儿肥,倒是给曹春花省了好大一把力。

  五官凌厉的美人当然也是美人,不过在反串这方面,在中国柔和温婉的审美上,可就不占优势了。

  曹春花拟定的计划是清纯俏丽的学生妹儿,这点婴儿肥正好,他就地取材从动漫社里顺了假发制服,挥着刷子不过20分钟就完工了。

  结果也很喜人,黑长直肤白貌美带点混血feel的jk萌妹,照片po出去必定就是新代宅男女神,曹春花啧啧感叹,翻来覆去爱不释手的看了遍,说道,“稳了。”

  而这头长庚照了照镜子,头一次对曹春花产生了类似敬畏的心理,厉害了,我的哥。

  

  

  所以说,网恋真可怕,你永远不知道你的线上女朋友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当天恰好是周五下午,长庚惯例在和沈十六瞎聊,他们一起看电影。国产的恐怖片,观影体验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就估计是太无聊,沈十六看着看着电影,估计是看着男主的小儿子想起了自家那个被长庚悄悄吐槽兜尿布的屎娃娃,就又开始了思念儿子的日常……

  我……我日,日上三竿,x!能不能好了?长庚内心简直成了跑马场,跑草泥马的那种,哒哒的马蹄声溅起滚滚浓烟将天边的日头衔到了嘴边,他忍了几忍,第一次生硬而直接的岔开的话题。

  “我今天拿到快递了!”
  “之前买的小裙子,啊……快递真慢。”

  

  这是他跟曹春花商量好的,莫名其妙的po张照片过去实在太奇怪了,找个插入点不着痕迹的掩饰一下装作不经意间透露。

  幸好沈十六不是真的没情商,既然别人都打断了也就顺着下了,“什么裙子,这么开心啊?”

  聊天界面上有好几张小企鹅,蹦蹦跳跳抖小心心那种——曹春花支援的,刚才说话的时候,长庚福至心灵的发了几张。

  “嗯嗯!”

  “很好看!良心店家噫呜呜噫w!”摁到最后一个字母的时候长庚忍不住手抖了下,对不起,他带入了一下自己的声音、都觉得有点……不忍直视。

  不过沈十六那边脑子里响起的可是他经过变声器二次加工的软糯萝莉音,这时非但没觉得哪里不对,还有些期待了起来。

  他是将长庚当作了小妹妹看。小女孩,软软糯糯乖乖巧巧的,偏分对于时事异闻又都有自己的看法,立场理智又存着份悲天悯人的仁义,知识涉猎广,偶尔连他这个成年人都有些及不上,乖巧懂事又聪明,偶尔还会撒撒娇讨个宠,哪能不讨人喜欢,怜人得很。

  “这么喜欢啊、”

  他还没说完对面就发了张照片来,看背景是在寝室里,桌上整整齐齐的摆了教科书。女孩坐在椅子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笔,似乎是抓拍,临窗的位置透出三三两两的温煦晨光,她半遮着脸笑得羞赧。

  只露出一双眼睛,黝黑的像是琉璃珠儿,闪着星星点点的笑,沈十六莫名的就心头一跳。


  完了、

  完了。他不是未经人事的愣头青,明白自己完了那就真是完了,他将手机摁在桌面上在沙发上静静坐了会儿,脑袋像是糊住了似的什么都不能想,就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的,循环那双眼睛。

  乌黑的琉璃珠似的眼睛,无波无澜,明明与照片整体给人的感觉相背离,他越看却越觉得那个女孩儿在偷偷的笑。

  要了亲命了……他薅了薅自个的头发,趿拉着板儿就去隔壁找了沈易。

  找了沈易却也不说话,干就是坐着一个劲儿的喝茶,喝茶,再喝茶。

  顾昀沉得住沈易可憋不住了,他看顾昀这个五脊六兽屁股坐砧板似的模样实在好奇得抓心挠肝,快给憋死了。

  “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
  “别憋了赶紧的,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

  顾昀还是不开腔,只是打开冰箱将沈易柜里的酒翻出来一瓶一瓶的干了,沈易也是揣着蔫儿坏的心思一时没想着旁的,俩人一条裤衩混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是顾昀看着他沾泥跳脚幸灾乐祸,这可多难得啊,该啊,苍天什么时候开眼了还,哎哟,这可乐死我了!

  “顾子熹,多行不义必自毙了吧,嘿,诶、诶诶??”

  他话还没出口就看见顾昀站起来嗳了个酒嗝,转身就准备走了。

  沈易急了,“哎!顾子熹你什么意思?”
  “干嘛去!”

  顾昀欲言又止,几经琢磨觉得这话没法跟沈易说,不然不定这长舌的老妈子给他一番怎么编排,“其实……”

  沈易耳朵都竖起来了,两目炯炯。

  “哎,就冰箱没酒了……”他押了个笑拍拍沈易肩膀,贱兮兮的还挑了挑眉,“季平兄,你懂的。”

  我懂个屁!沈易登即扬手提足作势就要往顾昀身上招呼,结果起起落落几下,也就点着顾昀鼻子把后槽牙磨的咔咔的响。

  “顾,子,熹!但凡我打得过你,我他娘一定给你打得爹妈都认不住来!”

  “你打不过。”
  “打不过我吧没有办法我就是这么强大~”

  “……”

  

  顾昀拔腿就溜回去了,方才沈易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才想起自个把心上人晾着了,卧槽……我他娘的别是个棒槌吧,他心里拔凉拔凉的扣起了被自个倒扣在桌面上的手机,一看,……关机了。

  这特么什么垃圾手机啊电量这么水!!

  没法,只得又去折腾季平兄了……这么想着他这会门都不走了,反正邻居,撑手一跳顾昀直接打阳台翻了过去,完事一脚蹬开人阳台门,扯着嗓子火急火燎,“季平兄——!!”

  沈易收拾完满客厅的酒罐正在拖地,给这扯着嗓子的一嚎差点闪了把老腰,娘的还是从我卧室传出来的,气势汹汹,沈易拖着扫帚就蹬开了卧室门,嘎嗓一喝,“顾子熹!你看我今天打不打死你!!”

  说着当真举起扫把就往顾昀身上招呼,顾昀又哪里是挨打的人,你一来我一还,结果俩人就这么在卧室里上跳下窜飞檐走壁的打了起来。

  两人都是练家子,今晚又都喝了不少酒,特别是顾昀,白的啤的红的都沾尽了,这会都丢了脑子愣头青似的打得乒乒乓乓热火朝天,最后酒精实在上头了,也不晓得谁先把谁撂在了床上,一翻身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而长庚几乎是通宵没睡。

  他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在他看来,就是他发了张精心准备的照片后,沈十六就消失了。事实上本来就是欺骗人的事,他心里真没有谱,这会沈十六的杳无音讯,在他看来就是知道了。

  他不是女孩,真恶心……吧,恶心吧,他想着,或许沈十六就是觉得恶心,甚至连再跟他说话都不愿意了,不愿意再发生任何交集,就这么、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

  天已经快亮了,他盯了一个晚上的手机,屏幕停留在和沈十六的聊天界面上,长庚想跟他解释——一开始他是这么想的,可是几乎是想法产生的同时,就给自己驳绝了——解释什么,你就是故意的,这就是欺骗,对自己的父亲产生感情,然后又骗取沈十六来开脱这份感情,你不恶心谁恶心?

  简直像是一把刀,在黑暗褪去曦光初明的清晨,杀了他个鲜血淋漓。

  有什么好开脱的,就是罪人。

  

  可他还是等了一个晚上,说是自欺欺人也好、怙恶不悛也对,他是真的再没有力气去负担个什么伤痛了。已经够了,我再自私一会,等到八点。

  等到八点、就八点,要是他真的不回来,我就走。

  长庚合上眼睛,祈愿似的将手机摁上胸口,是虔诚的,他陷入了短暂的睡眠。

  神啊,我也是你的信徒,帮帮我吧、帮帮我吧。

评论(1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