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杀破狼】我的网恋对象是我儿子!?③

·现paro
·顾昀23,长庚虚16
·退役猎魔人顾X半吸血鬼庚

  

涉及女装问题,预警一下(这章没有)

我每天都在ooc的小道上撒丫子狂奔,真的对不起!!!😭😭😭😭

以及这个设定真的好难写啊,他们两个在面基之前都不能掉马,可他妈又要爱上对方……😭😭😭

脑枯竭了脑枯竭了,恳请看不惯的别打我,强迫症所赐老子一定要写完😭😭😭😭妈妈我想鸽😭😭😭

——————————————————————

  

  其实也没什么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具体的生活中,很多可能落实到最后往往就形成了一种不可能,比如说,长庚还真以“木子旻”这个虚假的身份和一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谈起了恋爱。

  或许说是谈恋爱也不准确,但这个软件的目的昭彰明目的张贴在首页上——配对的同时就确立的了关系,长庚没关注什么版区,主页上就仅仅只有关于沈十六的相关消息,例如他最近浏览了什么文章,而或者最近喜欢听什么音乐。每个清晨都会弹出提示框——什么“叮,醒了吗,该给你的男朋友打电话了哟!”“增温感情的方法当然是每日清晨一个甜丝丝的kiss!”诸如此类的小提示数不胜数,再加之沈十六的声音真是将他的心抓得死死的,并不排斥的诱惑和系统持之以恒的助攻,久而久之,长庚还真产生了点自己处于恋爱中的微妙意识。

  ……真是,这个软件还真是,神奇了。

  他扫了眼沈十六最近的浏览记录——实在是少得可怜,屈指可数的几条里大半还都来自情感专区,他莫名觉得好笑,这人莫不是还真是个好父亲?

  事实上那次沈十六提出后,他们就这个问题已经从各方面都讨论过了,长庚由于自身的缘故,倒真不觉得沈十六口中的儿子有什么问题——十五六岁的年纪是该学着独立了。相反他觉得还是好事,从客观上来说,这对于成长绝对是有利无弊的吧。

  但沈十六不,不过鉴于他的话实在没什么可容思考的意义,长庚揭穿的毫不留情。

  “你是小孩吗,这么黏你儿子?”

  “我、我这是黏吗?”
       “我这是不放心他,他还那么小……”

  “沈先生,”长庚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太阳穴突突的涨得疼,“您儿子已经十六岁了,他可以照顾好自己。”

  “……”

  “家长的义务是提供保护,但绝不是庇护。”

  长庚叹了口气,他简直想说请你成熟一点。

  

  那次的谈话不是很愉快,他听得出沈十六明白了他的意思,但他似乎拒绝承认。长庚就不明白了,现在是和平年代,一个小孩去外地读书还能把自己玩进狼肚子里不成,他坚持认为是沈十六保护过度,简直是、简直是恨不得一辈子将儿子纳在自己的羽翼下。

  这恐怖的控制欲。

  他咂咂舌忍住了吐槽——拢共不过一段虚无的网络关系,沈十六的私事他犯不着操心,也没有操心的立场。

  长庚绝对不会承认他有点酸,真是——过分。

  明明在和他相处,为什么要把那么多的注意力收集在别人身上,真是、

  还三两句话不离嘴,你儿子还是个兜尿布的屎娃娃吗需要你这么记挂,长庚无不恶意的想,搞不好就是你太婆婆妈妈了,还这么、不,一点点都没有情商的混蛋行为,才叫你儿子忍无可忍只能逃离呢!

  混蛋!

  “……你是不知道,那小子小时候可可爱了,送个东西还扭扭捏捏的……”

  可沈十六却像是一点点都没有发现长庚这头的波涛起伏一样,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软——总是这样!提到儿子的时候声音就那么肉麻,拜托你能有一点身为一个父亲的自觉吗,三十多岁的人了卖什么萌!

  ……哗!

  滚烫的红茶翻了,烫得长庚整个人一颤,赖于自身良好的修养他忍住痛没有出声。

  临近月考了,寝室里的人都在复习。

  “……子旻?”

  嚄,你还知道你是在跟我通电话吗?不过矜持而早熟的性子是不可能叫长庚把这么句话说出口的,他一面收拾着水渍,刚想敷衍两句得了,莫名想到了沈十六说他儿子小时候很会撒娇,大了却不、看不到了时那个让他咬牙切齿的遗憾转音,也是福至心灵,他脱口而出,软糯糯的揉着水汽,“茶打翻了,手好痛……”

  起始的音提得高了,像是控诉,越来越低的尾音却将开始由于生硬而错成的控诉都给拨成了娇气可怜的小委屈。

  不得不说撒娇是要有天赋的。

  长庚在这方面显然天赋异禀。沈十六的语速立马就快了,并且干净的脱离了儿子两个字将心思都安在了他身上。

  “寝室有药没,赶紧用冷水冲冲抹点药!”

  “没那么……”严重。

  “瞎说什么,女孩子家家的也不爱惜自己一点儿。”
  “要是留了疤可就没人要了哦……”

  

  长庚一愣,他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他不是女孩子,而是,“留了疤就没人要”。

  这个软件很火,寝室里当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玩,曹春花、老刘、小贾他们都在用,长庚忽然想起小贾那天半夜爬上他床的凄厉模样——“大哥!!帮我p个图吧,p帅一点!!”

  “——不然你小弟就要从人沦落为狗了啊!!!”

  ……嘶、时至如今他想起来都是头疼异常,小贾那模样实在太过舍生忘死,冒着被踹的风险爬上长庚的床就为了一张照片,长庚到现在依然不明白这张照片到底有什么特殊性。

  ……不过,不止是小贾,另两个也都找他过,目的用处也别无二致,都是为了给网线对面的那个女朋友。可他跟沈十六还没互换过照片……也需要吗?

  很快长庚就下了决定,是需要的,毕竟自认识沈十六的这段时间来,他已经很少想到顾昀了。

  或许这段感情本来就是一种少不更事。

  不过目前更主要的显然是沈十六的这句话,“留了伤疤没人要”,他很在乎容貌吗?并没有问出来的问题长庚一面摸着杯沿就给了自己答案,当然!肯定是的!

  沈十六的声音这么好听,长得又怎么会差?一个好看的人想要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有什么不对吗,再不能有什么比这个更合情合理了!

  可是他不是女孩子……

  长庚十六年来,第一次因为性别这个东西犯了难,这可怎么办啊……他很需要维持这段网络恋爱——的确也是,曹春花他们每天都有很多话跟配对的对象聊,可他和沈十六显然已经陷入僵点了。

  寻常都是单纯的问安,仅仅当长庚将话题引到沈十六的那个儿子身上时,他们才能有短暂的类似热火朝天的交流,可长庚可是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儿子。

  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怎么会采取这个最讨厌的方式。

  ……要不如,就发张照片吧。ps一下应该是没问题的……

  

  “子旻?”

  “处理好了吗?”

  长庚刚想回声,电话却已经挂断了。

  

  西北一枝花:有些事,先晚安。

  西北一枝花:好好处理伤口,乖。

  

  怅然若失,长庚划了划聊天界面,等了会,沈十六似乎真的有事,当真没有再出现了。

  他莫名的有些焦虑,就性格而言,他知道自己实在算不上什么有趣的人,不活泼,也不善于交流,找不到有趣的话题,甚至相处了这么久,他连沈十六的爱好兴趣都不了解。

  他们甚至除了日常问安便再没有了其他交流……这怎么可以呢,绝对是不行的吧,没谈过恋爱还没见过猪跑吗,这个情况看起来简直像是分手前奏曲啊。

  

  长庚神色一凛,打开前置摄像头开始实验把自己p成绝色美人儿的可能性。

  

  

  实验结果很是失败,他对于ps也仅通点皮毛,自身虽然长得不赖但是轮廓却较为锋利,并不柔和,一圈圈的试下来长庚觉得自个简直血瘾都要给折腾出来了,他忍不住用手揉了揉脸——也许是沈十六身上的父爱光圈过于炫目,长庚近来都添了些孩子气。

  啊,神啊……他揉脸,我这样能给它揉柔和一点吗?

  显然是不能的。

  但是曹春花可以,他早就看出了长庚的坐立不安,不过看他太忙也就没有打扰,这会见长庚手上的动作停了,他蹬着轮转椅就飘了过去,“大哥你怎么了?”

  长庚一默,病急乱投医的,压低了声音悄悄道,“我需要一张女孩子的照片……”

  “啊?”

  长庚举着手机对曹春花摇了摇,上面是ZZ的主页,他实在没脸说自己准备干什么,不过曹春花也真是优秀,茫然了几秒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哎,找我啊!”

  “嗯?”

  “我化妆很六的,上次校庆那个lo娘看着没,男的,”他无视长庚猛然涨大的瞳孔,拍着胸脯嘚瑟,“我化的妆!”

  ……我还以为是你,不过这话长庚当然不会说出口,他琢磨了琢磨这个法子,觉得还真是可行,“那成,麻烦你了。”

  “需要准备什么?”

评论(14)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