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杀破狼】我的网恋对象是我儿子!?②

·现paro
·顾昀23,长庚虚16
·退役猎魔人顾X半吸血鬼庚

——————————————————————

 

  长庚半张脸陷在柔软的被褥里,合着眼睛昏昏欲睡,他其实不困,这是一种发自灵魂的疲惫,一种饥饿到极致以至于身体陷入半封闭的诡异状态,脑袋转不动,想什么东西都拖拖拉拉的要转上好大一圈,唯独顾昀,唯独顾昀,他一闭上眼就能看到。

  在他的梦里浮沉。

  他请了假,一个人躺在寝室休息,睡着也没睡着,可也不是醒着,迷迷糊糊里感觉獠牙探出了唇缝,攀在下嘴唇上, 又是一股自骨髓里烧出的火,焚在胃上、烧进了心里,最后在他心头血淋淋的燎出一个人的名字。

  顾昀、

  他因此在睡梦里极深极深的抽了口气,像是终于被血瘾折磨得不堪承受,但其实就算是作为半吸血鬼,他的痛觉依然迟钝。

  他的敌人足够奸诈,并且熟知人心。渴血的疾从来不把刀切在他身上,只是将他高高抛弃投进虚空,诱使他自己恍惚为人的那部分脆弱。

  并不十分难受,单是热,热得整个人发虚,四肢似乎都被热融了,开始迷迷糊糊的像是颠在云端,然后是似乎永无止境的下坠,速度很快,长庚觉得自己甚至听到了擦耳的风声。

  失重的感觉很不好受,可他对这套程序早已烂熟于心,故而也有恃无恐。

  总归不过是幻觉。

  这么想着,他干脆彻底放任自己抻舌舔了舔牙,准备又一次就这么混过去。

  

  “长庚……”是顾昀的声音。

  这会脑袋黏糊成一团,听着熟悉的声音,他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父亲?”

  “长庚。”

  顾昀趴伏在他身上,裸着整个雪白无暇的身子,他面颊绯红,美目含春,抻着颈子献祭似的缓慢的送到长庚獠牙毕露的唇边。

  “咬我,”他坚定而不容置疑的下了指令,一壁还眉目清亮的看长庚,“小长庚。”

  “听话。”

  他的眼睫生的纤长而浓密,略微下垂,这会自这个角度温软又乖顺的睇了一眼,上下眼睫一点就从眸子里掬出把星光,满是揉肠的深情。

  长庚心尖一颤,几乎都快有了温度,他不可抑制的张开了嘴,惶急的,嘴唇贴上了顾昀颈脖间细腻的皮肤,獠牙僵得发颤。

  ……不,不对。

  不行、

  

  “长庚,来。”

  那如玉般莹白的皮肤下挣起淡青色的脉管,主动着、战栗着贴上了凶狠的獠牙,长庚心神恍惚,只觉得灯影都开始昏绰,揉化了顾昀清晰的轮廓,他模模糊糊看了一眼,觉得父亲此刻简直像个放浪的妖物……无法拒绝。

  太难了,顾昀,是他的肋里取出的骨。

  戒不掉的,拔不离的。

  

  “恶心。”

  

  长庚猛的惊醒。

  他起来得太急,脑袋阵阵的泛晕,这会攥着褥子惊魂未定,呼吸一下比一下急迫,像是急于确认什么似的,他连忙打开手机输入顾昀的号码,却在临门一脚里蜷着手指倒回了床上。

  ……不过是幻觉,他靠着枕头望着天花板,一遍又一遍这么安抚自己,然后在越来越笃定的声音里,愈发的怀疑自己的决心,我真的能离开他吗,我连在血瘾里都绕不过他。

  ……少不更事?他费力的吞了口空气,勾着唇角嗤笑了一下,无声而尖利。

  少不更事。

  他划开手机打开了ZZ,也不知道秉着什么心思,甚至认认真真的填完了测试题,提交之后,果然如曹春花所言——系统给他匹配了一个男朋友。或许是急于转移注意力安慰自个脆弱的神经,那两个字的杀伤力远超他所想,长庚捧着鲜血淋漓的一颗心,病急乱投医。

  他滑动手指点开了那人的资料——西北一枝花。

  资料卡还是极其娇艳的桃粉色。

  木子旻:你好?

  没回复,长庚眨眨眼,就在他以为对面不在的时候,西北一枝花给他发了个语音。

  他莫名的就想到了上午曹春花给他抛的那个秋波,登即四肢百骸如过电流,整个人卧在被窝里抖了好几个激灵。

  心情倒是也松快了很多。

  一面戳开软粉软粉的气泡,他一面搁肚里琢磨,别是曹春花吧……

  

  西北一枝花(语音):晚上好,我现在打字不方便,你那边可以开电话吗?

  估摸着苍天终于念着了他所遭受的苦楚,这回没折腾他,气泡爆开后悠悠传出来一个男声,一口标准的国语,咬字转气间带着点碎的笑音,很是倜傥不羁的感觉。

  也很像……顾昀。

  长庚手指颤了颤,手机跌落砸进了被子里,半晌他才缓复了呼吸将手机捡了起来,没什么好紧张的,只是声音有点像而已,顾昀不可能会玩这个软件,毕竟他们朝夕相对十几年,除了工作,也没看见顾昀干过旁的什么。

  他甚至连顾昀做什么工作的都不知道……

  出神间,他不觉又点开了那软粉软粉的气泡,这次还插上了耳机,屏气凝神的,仔仔细细的又听了好几遍。

  

  西北一枝花(语音):晚上好,我现在不是很方便,你那边可以开电话吗?

  西北一枝花(语音):晚上好,我现在不是很方便,你那边可以开电话吗?

  西北一枝花(语音):晚上好,我现在不是很方便,你那边可以开电话吗?

  ……

  方便!必须方便!不方便创造条件都要方便!

  

  木子旻:你好?

  长庚耳朵还烫着,他梗着鼓劲打开了电话,但其实根本连开口的气劲都没准备好,电话铃声还在响,对面没接,他看了眼上一条信息的时间,才发现已经晾了对方十多分钟了。

  ……这个电话打的不太对。

  想了想,他又戳了两个字过去。

  半晌没个声音突然就响个电话过去,是不是太……他这头还没想完,铃声就停了,接着那头的人似乎低低清了下嗓子,熟悉的声线透过莹莹泛光的屏幕,再次给长庚牙都惊了出来。

  他呼吸稍窒,连忙自枕头下扒拉出一张口罩,手忙脚乱的带上,呼吸还是乱的,整个人似乎都有点大梦初醒的懵,又似乎是背着家长偷糖吃的孩子的那种草木皆兵。

  总之就是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近乎是屏气凝神的,他等着西北一枝花说话。

  

  西北一枝花(麦):你好?

  西北一枝花(麦):在吗?

  

  木子旻:……嗯,在。

  木子旻(麦):你好。

  

  ……

  然后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久到长庚以为曹春花给的变声器效果太过惊骇将人骇走了的时候,对面才迟迟传来一个声音,带着点疑惑的询问,“小姑娘你十二了吗?”

  

  长庚:……

  真是——,一时不知道该感叹先曹春花的神器神乎其技,还是先吐槽曹春花的恶趣味……长庚抬手摸了把脸,又禁不住的想到,……不过这个人的声音真的很像顾昀。他莫名有些脸红,难得来了点活泼的孩子劲,凑近手机放软了声线反驳道,“怎么?”

  “……啊?”

  “你歧视儿童?”

  “不敢不敢,那可是祖国的花朵。”

  噗……!这漫不经心又委委屈屈的语调实在太过搞笑,一下就将长庚支离破碎的小世界拢住拉回了过往,他撇开头压着声响笑了会,又忍了忍,才勉强摁稳了呼吸,接着道,“怕什么,你不也是一枝花?。”

  他话音刚落,对面就回了声来,语调轻快带着点自得,洋洋得意而又带那么点惺惺作态,熟悉得有些过分,西北一枝花特别会顺杆儿爬的只取了他半截话,“那是——!”

  

  长庚:……

  

  要不是他知道顾昀此人不玩社交APP,都快以为对面是本尊了。

  忍笑忍得实在艰难。
  
  太过熟悉的场景,实在就更好笑了,长庚却忽然的心头一跳,梦里那句恶心突然就刀一样的扎进了他心里,再听这声音怎听都不对了。他莫名其妙的就开始烦躁,语气也就尖利了,“能要点脸吗,老大不小了。”

  “小孩子家家火气这么旺。”

  虽是教训似的一句话,西北一枝花的声音却放得低了些,因此显得格外的温柔,甚至有些宠溺,长庚刚刚燃起的火还没下去,耳朵就给燃了把火,通红通红的。他心里的一团乱麻在这几个字里熔解,缓缓将自己窝进被子里,捏着手机摁在胸口,整个人泛起要燃起来的热度。

  ……太犯规了,他想。尽管他知道不是顾昀,但这声线,太犯规了。


  两人陷入了沉默。

  西北一枝花不说话,长庚实在也找不到什么话题,直到他窝在被窝里又把西北一枝花一开始发的那条消息听了反反复复好几十遍的时候,对面终于有声响了。

  似乎是碗筷相撞的声音,那声音有点远,长庚压着眉头仔细听了会才确认了,西北一枝花应该是在吃饭,于是他总算找着开口的由头,“在吃饭?”这么晚了……

  ……

  对面并没有人回话,长庚眨了眨眼,他可以确定西北一枝花不会无来由的晾着他,那就是没听到?于是他提了提嗓子,加大了音量,“喂?”

  接着就是一顿兵荒马乱的锅碗瓢盆声,隐隐似乎还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过瓷器碰撞的声音太大了,长庚没听清,只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西北一枝花:是这样

  

  过了会西北一枝花回来了,这回他没有开口说话,换了打字,长庚眨眨眼,看着这三个字有点不明所以,“……嗯?”

  

  西北一枝花:是这样的,我呢,有一个儿子,估计跟你差不多大

  西北一枝花:做为一个老父亲,实在觉得跟年轻人交流有些艰难了

  西北一枝花:姑娘,助人为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西北一枝花似乎觉得单纯的文字还不够表达他对于叛逆的儿子无能为力的状态,又扣了个颜文字过来。

  

  西北一枝花:QAQ拜托了🙏

  

  长庚:……

  

  他简直要以为对面的是顾昀本人了,于是他不自觉提了口气,轻轻的问道,“方便给我个称呼吗?”

  

  西北一枝花:当然,叫我沈十六就成。

评论(7)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