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杀破狼】当长庚变成兔子⑤

·!兔子庚
·骚操作预警
————————————————————

  长庚头天干了坏事,虽然起初并非来自他的意志,但做了就是做了,主要的是他其实醒得挺早,不过看将军瀑发劲腰一扭荡开在床榻间的艳丽,后边的都是装的。

  纵欲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尘埃落定了,他瞧着小义父那凄凄惨惨的模样,实在是心虚得寝食难安,菜杆子都不敢咔咔咔地啃了,雪团似白球乖乖巧巧窝在被窝里,讨好的拿小粉鼻蛋蹭顾昀的脸,乖生生的模样可爱得不行。

  白毛团天使模样恶魔心的在心里吱声,我错了,下次还敢。

  可顾昀哪里看不出他那豆豆眼里烁的什么鬼光,他与长庚鸿案相庄这么多年,里里外外都看透了摸遍了,时至而今,这小兔崽子爪子一刨是要藏萝卜还是单纯的爪痒,大帅余光一点竹子就长了满胸。

  哼,我还能一直这么惯着你?

  孩子不打上房揭瓦,是该收拾了。

  顾大帅架出了统帅三军坐镇四方的说一不二,桃花弯目一降,肃正严凛,将军一根通天彻地的脊梁骨萦风绕雪多年,寒意森冽,一目刀过去小兔子果然浑身一颤!

  顾昀心头春花儿开,嘿,小兔崽子,我还治不了——

  奈何敌军修为高深亦不遑多让,见顾昀似铁了心要重振父纲,长庚无法,拨着小短腿蹭过去,老老实实耷拉了软乎的趴趴耳,也不吱声,埋着圆滚滚的小脑瓜十分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自己的悔过,晶亮的豆豆眼一眨一眨的,可怜兮兮的举起前爪合十捣了两下。

  顾昀,萌卒。

  临终遗言,真香!

评论(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