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

·å®Œå…¨ä¸çŸ¥é“自己写的什么@-@,应青梅要求的小片段,说的是文这实在够不上,是我太弱了Orz
·é’梅要永远这么甜甜美美的!
·ä»¥åŠï¼å­ç”±er生日快乐!!! @何子由
——————————————————————————


  他们走了一路,春初南起,冬至极北,再往北走便是树都看不到了,天地白的霸道壮阔。

  刀风肃杀,打翻姑娘的红裙,狂风一般的盛开,像是朵汲足了养分的妖花,陈戈心头一跳,没耐住多看了几眼。

  “还走吗?”

  他左思右想,还是干巴巴问了这么句可有可无毫无意义的。可不可以不……不什么呢?陈戈盯着何子由,眼里聚着把汲汲皇皇的火,跃动着,翻滚着,却烧不开姑娘心里的去意已决。

  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总要有人去做。

  可为什么是你?

  他整个人又给打回了十个月前,一心一意的拒绝,大义凛然是圣人的故事,我只是个俗人。胡七胡八的思绪,全然不像个二十五六的人,幼稚、任性甚至于胡妄,然而这纷纷乱乱尚不及理清,他看着姑娘清明透亮的一双眼,立马又自顾自囫囵的将所有进退彳亍焚了干净。

  “……什么时候?”

  “什么?”

  “……什么时候走。”

  

  “哪里去?”姑娘珠钗照了雪光,乌黑的眸子不经意俏来一眼,说是疑惑却更像是陈述,等着一个心知肚明的回答。

  “……去北的尽头。”

  “……噗!”何子由突然笑出了声,她一手摁在额头上避着眼睛不去看陈戈,乐得肩都在颤,也不知道究竟哪里这么好笑,“好了,”过了好半晌她才捋顺了气,清清嗓子努力压下闪烁到睫毛尖儿的笑,清丽的小脸上满是故作的正经,“好了,你听我说——”

  那双清亮的眸子里满满的温软,甚至于有些灼人,陈戈不明的心就跟着一热,就听见她说,“我此途往北,路经北的尽头。”

  “归处是你。”

  

  归处是你。

  陈戈面容乍红。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