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关于顾帅赖床的一点想法


  他醒的不是很自然,像是忽然给人从温暖的汤泉里提溜了出来,结果还没回过滋味又给摁了回去,整个人哪哪都不舒畅,又本能的记得这个嗓子,念着这个气味,糊里糊涂的咕哝了声什么,叫人也听不太清,他眉皱着,熟门熟路给戳了个吻,低哑含糊地支声,“宝贝儿……别闹我。”

  “……再睡会儿,啊?”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