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杀破狼】当长庚变成兔子③

·!兔子庚
·骚操作预警
————————————————————

  

  长庚没睡会就醒了,因为饿。

  嗯,饿。

  他的将军仗着身形抱着他睡得好梦正酣,长眉舒展,唇弯吊笑,也不知做着什么美梦,于是长庚便愈发的不敢动了。顾昀的睡眠浅得很,特别是这几日因为某些小兔子的变故,将军隐隐甚至有些将早些年行伍里带出来的浮云睡眠故态复萌的趋势。

  长庚只恨不得把顾昀窝在心尖上疼宠,哪里舍得。

  便只能忍着。

  饥饿实在是很难捱的一种感觉,他便只好努力转移注意力,看看将军姣好的睡颜——由着顾昀衽革枕戈里练出来的毛病,他们房里总是婷着点昏光,这样这位家国天下的大将军才睡得安稳,这会儿,哄眠的作用使了,暧昧的昏光下,葳蕤灯火揉软了将军的眉眼,壁钟滴答滴,走了出岁月缱绻出来,温柔得腻人。

  长庚看着看着是不觉得饿了,却看得自个烧了一肚子火,也许还是饿的,但此情此景下钢筋铜骨的太始帝拒绝往食欲上想。

  嗯,他往顾昀雪白的衣襟里瞟了几眼,喉结微动,肚里蹿了一汪野火。

  然后被拍灭在了没什么反应的器具上。

  生理条件跟不上,硬不起。

  

  长庚痛心疾首,恨不能以头抢地,气得耳朵上的毛都炸了起来,却只能干看着睡得美滋滋的顾昀磨磨一口小白牙。

  我恨。

评论(17)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