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杀破狼】当长庚变成兔子②


·!兔子庚
·骚操作预警
————————————————————

  

  天也黑了,浮光似的月晖稀稀零零撒了整个跑马场,顾昀捻着牧草喂兔子,小家伙鼻子一动一动的吃得飞快,心情似乎愉悦得紧,两只雪白的耳朵都立着,颇有节奏的合着咀嚼的小声响抖动,顾昀看着看着,真给这心肝萌软了一身铁骨,刚横卧在草地上准备继续给这宝贝疙瘩捋毛,面前白光一闪,小皇帝就赤条条的滚进了他怀里。

  饶是大将军刀光剑影这么多年,也给这么下囫囵搅蒙了脑子,他嘴唇动了动,嗓子却没压出声,实在是给这么下切短了脑路子,顾昀不自觉的搓了搓指尖,那上边还黏着小兔子绵柔的触感,一点点温热窝进了心坎里,他压了压眸子,“陛下啊……你这变回来的也太快了……”

  不管怎么样变回来总是好的。

  想着,他却是惋惜似的嗳了口气,熟门熟路拉开外氅将回了人相的长庚裹进怀里,手拍着人的背,这一拍,才觉出不对来,顾昀极快的眨了眨眼,脑袋还没转过来先哼了个疑。

  “……诶?”

  这时候手感……不……

  

  “义父。”

  这时长庚也出声了,清清朗朗的,还带着未分化少年人软糯的奶气,顾昀神色一凛,就势压掌在人肩骨腰臀一带走了把,登即给惊得音调都拔高了,“宝贝儿,你这返老怀童的也太早了点吧?”

  长庚:“……”

  

  一人一兔子这么过了近半月,谁料得今朝能突然回了人相,一阵惊愕过后,顾昀裹着怀里的小崽子就回了府。

  幸好这会已是半夜了,要不然他抱着这么个少年人,也不知道明儿满城要出些什么风雨。而直待进了屋,汽灯一亮,顾昀才将长庚的模样看了个明白来。

  约摸是十二三的年纪的时候,少年人架子纤细,身骨生的单薄,就这么白开在一道在床褥间,耳朵尖还润着点粉,说不出的动人。顾昀手脚都热了起来,也不晓得是地龙烧的还是旁的些什么。

  “……义父。”是长庚抱着膝盖低低叫了他一声。

  他这才精神一凛,拔开视线去给长庚找衣服,一面在肚子里狠狠啐了自个几句禽兽,顾子熹啊顾子熹,你是不是人,那是你儿子……

  ……

  可不就是他儿子嘛……

  

  那头长庚还兀自不自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说是回了身相,却不是全部,耳朵还是那个兔耳朵,屁股后边还颠了团雪白雪白的毛球……

  长庚绞着眉头很是不自在的动了动,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得罪了哪大路神仙,真是……怎么坐都不舒服……

  都压尾巴……

  倒是不疼,单单是,……麻痒麻痒的,挠痒似的全搔在尾骨那段,他并了并腿,实在憋闷得难受。

  而过了好半会,顾昀总算是回来了,他常年给药石泡着,浑身都给腌入了味儿,这会衣袖兜着初冬夜风进来,在暖气氤氲的屋子里杀出一条霸道路,撞了长庚满鼻子清苦药气,他睡意朦胧,迷迷糊糊的舔了舔嘴,竟然觉得有点甜。

  顾昀没想着人已经等困了,他臂弯挂着自个的袍子,本来是去翻长庚的旧衣服,翻来找去,竟然没逮着半个衣角,便找了自个的衣衫打算先应付一晚上。

  这时也用不着了,将军眉目含情的瞧了被窝里的小兔子一会,脱衣去靴也窝进去了。

  一夜好眠。

评论(11)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