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杀破狼】当长庚变成兔子①

·!兔子庚
·骚操作预警
————————————————————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而太始帝有……有,有耳朵。

  还有尾巴。

  

  这事说来话长,想仔细讲清来龙去脉不容易,长话短说便是,长庚成了只兔子。

  什么品种不清楚,浑身皮毛一片儿的雪白,也只有那趴趴的长耳朵下边带了点粉,乌溜溜的眼珠儿,那么小小的一团,说不出的可爱。

  顾昀一开始心里不是没慌,甚至差点干出遛兔子去太原的事,反倒是长庚镇定得很,沉静着一对豆豆眼三掰爪踩着墨汁儿划拨半天,给人安定住了。

  也可能是给肥兔子奶萌奶萌哒哒哒的爪步给色令智昏了也说不定。

  当时说了什么不知道,不过安定侯是将活蹦乱跳的小心脏揣回了心窝子里了,慢慢的,也琢磨出了养兔子的乐趣。

  既然变得回去,那么人自然是要乐在当下。

  

  顾昀没养过这种娇贵的小动物,一开始其实有些无从下手不知所措的慌乱。

  毕竟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兔子。

  老老实实,大将军为着自个心尖上的宝贝时隔数年再次翻进了侯府的藏书房,老侯爷夫妻虽然看他得严,于教育上其实颇为前卫,书房里汗牛充栋,除了违禁物品该有的不该有的一个没落。倒是很有长公主彪悍的作风,总归是押个书房出来,什么书不是书。

  噢,兵书优先。

  终于,月亮爬东山了,顾昀才总算是从一堆兵书里翻出了本类似百科全书的玩意。

  一看真是不得了。

  顾昀带着琉璃镜,坐在地上就开始翻,一行行一陆陆下去,心里波浪拍天的同时,他多看了某些个字眼几回,隐隐约约的竟然有点明白长庚为什么是变兔子而不是狼了。

  嗯,这小兔崽子。

  

  突然,他“啪”的一声合了书就出去找兔子,一面急得肝胆蹦跳,书上说兔子牙长得快,必须时刻嚼着东西磨,不然能顶穿嘴!

  而且这东西跳得很,一个看不住就能溜到天边去!

  顾昀急得满脑门官司,他就说依长庚的性子这会还不黏着他撒娇讨腻,竟然是有这么一茬!

      这小兔崽子!
  

  将军一时像狂风中脚上没线的风筝似的满院子瞎蹿,扯着嗓子左一句心肝儿右一句宝贝,给年龄老大抗刺激能力愈强的王伯臊出了满脸的高原红。

  终于,总算是在卧房找到了某个白球似的小兔崽子。

  ……正抱着他的笛子啃得欢实。

  

  看着他来了,不知道是因为销毁大梁第一凶器的人赃并获,还是兔子本性,整个小毛球猛的一缩,浑身的皮毛就窸窸窣窣开花儿似的炸了开,两颗豆豆眼湿漉漉的瞧过来,嘴里还嚼着半截笛子,可怜兮兮的,耷着长耳朵弱弱的呜了声。

      # @罹言 jsjsjzjsjxjjdjdjsdndjjxjdjs#jzjsj!!
   
  
  那一天,顾大帅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萌出奶。

评论(14)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