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杀破狼】风月老手顾大帅VS新手上路小长庚①


  顾昀这人很奇怪,说他将就是真的能将就,能折腾却也是真的。长庚对此只能感叹一下到底是世家大族里活出来的苗苗,就算没过几天太平日子,耳濡目染这个词儿可真不是盖的。

  比如说前天儿晨他回府,搁御书房挑灯夜战了一晚上,踩进侯府后门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是麻的,疲惫到了骨子里。那已经卯时过半了,冬宵长,恰是个日月齐天的时刻,东边冒了一漂曦光,西边沉沉还捎着星与月,清风一扫别提还有些韵味,——可长庚只觉得冷。

  还不是一般的冷。

  而正当他紧着狐裘步步生风念着家里的暖帐温香时,一推开门就瞧见顾子熹一打梅红长衫耍着剑。

  拂晓将至,夜露才走,那人捩着一手走风扫雪肃杀剑,竟反倒似哪家乾浄少年郎。

  长庚冷透的四肢百骸乍然回春,一股热流烫上了心坎。

  

  而似是瞧着他来了,那好看的儿郎提剑点地擦星抟得一把星云,巧抖个腕弹剑离手,打落梅雨一汪,锁了闲月满庭,他抚掌来压吻,好番耳鬓厮磨——

  “一去三秋,当叫我好想。”

  长庚眼跳心热。

  

  

  然后熬了碗热辣辣的姜汤给搔首弄姿的顾大帅,痛心疾首地补觉去了,嗐!

评论(2)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