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潜鸣】有一天,程潜觉得严争鸣事儿得还挺好


        剑修以剑入道,主张锻体、苦修,严争鸣娇矜的一身少爷脾气,出乎所料的,走的反倒是这条路子,所以掌间指上的茧子总叫他磨尽了心思去祛,各式的软膏仙药琢磨了个透,旁人是拿伤疤做功勋,他却是厌恶至极,生怕因此端不住他那副纨绔皮相。

  程潜是不懂,就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还能被那浓郁的兰花香撞得满脑袋晃浪,实实在在的头昏脑胀。

  不过而今他算是明白严娘娘的事儿也不是全无用处,就祛茧润肤这事儿,做的就很……妙不可言。

  

  这日,程潜方方出关,还没将身上的冰碴子扫干净,就给迎面来的一炮兰花香轰了个扎实,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多适合仰观宇宙之大体悟天道之妙的日子,结果俩人小别胜新婚几言几语还没对上脑回路就先贴上了嘴唇子,一来一和滚了床上去,白日青天里帷帐一拉轰轰的下了场巫山云雨。

老规矩,评论掉落魔法阵

评论(17)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