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一个脑洞

想写一篇养鬼,嗯……就午睡又被鬼压床惹,就忍不住想,如果大帅真的先去了,小甜心一个人活肯定越活越绝望(。)

无论当时怎么答应子熹的要求(不殉葬这样)但是日子真是要自己过的才知道有多痛,所以昂,就想到了这个。

琢磨琢磨拿笔这样,嘿嘿嘿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