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我老婆大半夜撩拨我,撩拨完了跑了、跑了、了

说要睡觉

我……我
我……我呜呜呜呜呜

简直仗着我会忍为所欲为,可怜我竟然觉得我恃宠而娇的老婆该死的可爱Orz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