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有趣的对白

【潜鸣】只要感情深,铁杵磨成回形针!


  程潜很木,不是说他不聪明,单是于感情这个世间难题而言,他连垂髫幼子尚且不如。迟钝得往往令严争鸣铰烂一口银牙。

  比如说这事,他真是不知道严争鸣气在哪里,有心想哄,驱之以色动之以情试遍,半点用没起,无知无觉里,甚至相反的推着严争鸣的怒火更上了一层,他难得有些坐立不安,手指不停摩挲着剑柄,心里浪涛翻遍,奈何一张处变不惊的面瘫脸夹上经年累月硎出的煞气,看起来不像是无措,倒像是在呕气。

  “……师兄,”他试着开口,眼睫毛微微而上一抖,眉心稍凝,正常人做出来该是个惴惴不安,偏分他挑得像个不耐,“你究竟怎么了。”

  天地良心,程潜这话真没什么别的意思,可入了严争鸣耳朵里那就是给卷了火夹了气的质问了,他胸膛起伏,气得不行,手里的一把兰花竹扇几乎要给攫烂了去,他气极,却也不想丢了掌门师兄的面份,于是手一甩,破步撩衫,提剑走了。

  剑修将地板一步一个足印蹬的钝钝的响,若是程潜没看错,那蛛丝似的纹路正随人的步子撕开,他心下一个咯噔,又无奈又无力,良久终是一个瞬身贴了人背脊,臂弯绕着他家严娘娘的细腰,搂得结实,又往怀里摁了摁,“……师兄,原谅我吧。”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无波无澜,但是如果仔细听,能听着音节间颤抖的小转,莫名带了那么点委屈,像是在撒娇。虽然事实上只是臊的。

  严争鸣再大的火也该消了。

  他深吸几口气缓了缓过促的心跳,这才转过身,佯装咬牙切齿的对程潜说了两句话。

  -

  “你下次再在床上跟我说修行——”

  

  “我骟了你!”

评论(1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