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河之洲

没错,就是我,满脑子垃圾思想。

要努力控制住自己意图删文的手,嗯!


我室友最近补《延禧攻略》,她疑惑地问我,为什么叫皇帝大猪蹄子?

我:因为皇帝三心二意啊,今天这个明天那个还总辜负人家妹子,渣呗

她:可是微博上那些粉丝也这么说明星啊

我:因为是不含贬义的嘛,就是一句调侃

她若有所思,抬起头看着我,一字一句道,“哦,我懂了,那女人是不是泡椒凤爪?”

【原创】给子由er的生贺🌸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噫呜呜噫求不嫌弃!!

·子由er生日快乐!!! @何子由

  他们走了一路,春初南起,冬至极北,再往北走便是树都看不到了,天地白的霸道壮阔。

  刀风肃杀,打翻姑娘的红裙,狂风一般的盛开,像是朵汲足了养分的妖花,陈戈心头一跳,没耐住多看了几眼。

  “还走吗?”

  他左思右想,还是干巴巴问了这么句可有可无毫无意义的。可不可以不……不什么呢?陈戈盯着何子由,眼里聚着把汲汲皇皇的火,跃动着,翻滚着,却烧不开姑娘心里的去意已决。

  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总要有人去做。

  可为什么是你?

  他整个人又给打回了十个月前,一心一意的拒绝,大义凛然是圣人的故事,我只是个俗人。胡七胡八的思绪,全然不像个二十五六的人,幼稚、任性甚至于胡妄,然而这纷纷乱乱尚不及理清,他看着姑娘清明透亮的一双眼,立马又自顾自囫囵的将所有进退彳亍焚了干净。

  “……什么时候?”

  “什么?”

  “……什么时候走。”

  

  “哪里去?”姑娘珠钗照了雪光,乌黑的眸子不经意俏来一眼,说是疑惑却更像是陈述,等着一个心知肚明的回答。

  “……去北的尽头。”

  “……噗!”何子由突然笑出了声,她一手摁在额头上避着眼睛不去看陈戈,乐得肩都在颤,也不知道究竟哪里这么好笑,“好了,”过了好半晌她才捋顺了气,清清嗓子努力压下闪烁到睫毛尖儿的笑,清丽的小脸上满是故作的正经,“好了,你听我说——”

  那双清亮的眸子里满满的温软,甚至于有些灼人,陈戈不明的心就跟着一热,就听见她说,“我此途往北,路经北的尽头。”

  “归处是你。”

  

  归处是你。

  陈戈面容乍红。

  

大梁年事表+感情线

🐴


鸺:

真的太好了!太用心了!


入云栖:



#这可能是我主页唯一有用的东西了




#想看评论











  • 元和九年 顾昀生(按顾昀比长庚大七岁推算)









  • 元和十五年 老侯爷率玄铁营荡平北蛮十八部落班师回朝






路过雁回




神女封贵妃(新番外二:父心拳拳)







  • 元和十六年 玄铁营事变






长庚生(推算)







  • 元和十八年(应该) 胡格尔至雁回









  • 元和十九年 顾昀十岁,得到缓药









  • 元和二十一年 军费消减,盖起鸢楼









  • 元和二十四年 顾昀第一次参与剿匪,路遇陈轻絮姚镇









  • 二十六年 顾昀十七岁,挂帅西征









  • 元和二十七年 顾昀奉旨找回长庚






顾昀沈易雪地救长庚(当时应该是十一岁)




“这么相信我吗?可你又不认识我。”







  • 元和二十九年(小说正文开端)加莱荧惑进犯






胡格尔死、长庚回京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元和帝驾崩




长庚十三岁 “我没有胡思乱想。”







  • 隆安元年 大赦天下






顾昀赴西北




长庚去护国寺和了然喝茶







  • 隆安二年 魏王勾结东瀛人,顾昀私下江南摆平






长庚十五岁,两人大吵一架,然后长庚开始四方游历




“我不能再待到他身边了。”







  • 隆安三年 收复江南失地









  • 隆安四年 出台掌令法、击鼓令









  • 隆安六年秋 二人相逢






西南剿匪




重启融金令




当年冬 二人回京过年







  • 隆安七年正月十六 顾昀醉戏长庚






“跟了我,以后对你好。”




当年七月二月 长庚封雁北王




顾昀被扣帅印留京




顾昀发现“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




当年四月 玄铁营事变被曝光




顾昀入狱




长庚传信安定人心




四月初八 西洋人和蛮人联手进犯




四月十五 顾昀和西洋人僵持







  • 隆安七年五月初七 顾昀退守京师






同月 顾昀重伤




城破,城墙上一吻




长庚欺负伤患,亲眼角




同年七月 顾昀去西北




长庚封雁王,统领军机处,发布烽火票




顾昀得知乌尔骨




“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




同年八月 长庚管理临渊阁




同年九月 朝廷洗牌,烽火票卖出




同年年底 江南前线两军对峙




顾昀收拾造反暴民,回嘉峪关




长庚送军备




“找个庄子做聘礼。”




除夕 玄铁营打败西域联军







  • 隆安八年春 吏治改革






同年五月底 顾昀沈易押送紫流金秘密回京




第一次上床




“不怕,我疼疼你。”




“义父......”




同年六月底 战局平稳,安置流民




长庚下江北




顾昀用笛子打长庚




“你知不知道珍惜自己,你贱不贱?”




同年七月底 吕党造反




同年九月底 长庚徐令平定江北安置流民




长庚受伤




“我来的路上,心急如焚……”“我真的没力气再去把一个.......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




同年十月 长庚归京




同年腊月二十三 北蛮质子抵京,引发长庚乌尔骨




身世被怀疑




休养




顾昀去北疆,见到海纹纸上“海晏河清图”







  • 隆安九年春 北蛮内乱






同年二月初二 钟老身死




顾昀灵前吐血




长庚代替顾昀与西洋人一战




同年三月或四月 长庚下江南安排丧事




协助江北大营




顾昀回西北




北蛮内乱,加莱荧惑死




陈轻絮获得乌尔骨解药




“附一掌送抵江北,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




同年五月 长庚回京




“在半路等候已久,专门为了打劫雁王殿下。”




同年五月到八月 雁王方党之争




同年八月到十一月 党争暂时停歇




同年腊月 九省舞弊案曝光




世家受牵连、乱斗




烽火票停售,建立隆安银庄







  • 隆安十年正月二十一 江南初捷,顾昀重伤






同年二月 方党密谋清君侧




同年三月初一 李丰死于方党之手,传位长庚




长庚下江南




“陛下,您想去看看......我军是如何收服江南的吗?”




“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顾子熹。”




“我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给你......一生到老。”




同年三月初四 西洋军溃败




同年五月 西洋军投降




长庚乌尔骨解




“睡吧......我在。”(番外一)







  • 太始元年 顾昀养病偷去护国寺






沈易请辞被陈轻絮嘲笑(?)




“我才是陈家家主,你对陈家有什么顾虑,我什么不来找我?”(番外二到五)







  • 太始二年正月十六 蒸汽朋克大冒险






“写了你,傻子。”







  • 太始四年 原皇后去世






李铮开始游历四方







  • 太始五年或六年中秋 顾昀遛鸟,二人到雁回






“大帅!听说您遛鸟摔下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 太始七年 李铮出海









  • 太始十八年 顾昀挂帅请辞






长庚传位李铮,设新历







  • 新历二年除夕 沈易前往故园找顾昀长庚蹭饭






(此时顾昀应该是四十八,长庚应该是四十一)




至此,四海清平,山河依旧。








*可以转载




*我也想让所有人都看到这么好的他们




*希望我的一个小小的整理,能给您带来帮助。






是这样的,之前小可爱问我的链接我能补的都补上了,揉揉自个快虚脱的小心脏,瑟瑟发抖


【/长顾】妄念

大哥第一人称注意!!

其实是补链,惯例走评论。

置顶


  朋友你好,这方何济洲,字怀清。
  很高兴遇见你。
  总体来说应该是个温和的人,善恶分明,目仅黑白,不存灰色地带,为人直率,心眼不大,有仇当场就报了,不记小本本,讨厌拿乔作态,迂回往复。
  生命很重要,不应该浪费在蝇头线尾上。

  ◆关于写文
  对自己的认识十分清醒,我知道我哪里行哪里不行,因为喜欢,我会努力学习、改进,会努力进步的!

  说点p话……_(´□`」 ∠)_
  写东西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是笔的傀儡,完全管不住笔杆子,总能轻而易举跑题,脑子跟不上笔尖子,手通了灵似的漫山遍野瞎瘠薄乱蹿,说着说着就给自己的灵体不一跪了○| ̄|_

  那就这样了!如果有什么想看的,可以放评论里,我或许写。
    
  ◆语C选手,↓皮表「仅放近期用的」
  ·王者荣耀-【国士无双】韩信
  ·杀破狼-顾昀
  ·六爻-严争鸣

  扩我玩耍呀——!!!我笛子和叶子吹的都不错!!真的!!

关于顾帅赖床的一点想法

  他醒的不是很自然,像是忽然给人从温暖的汤泉里提溜了出来,结果还没回过滋味又给摁了回去,整个人哪哪都不舒畅,又本能的记得这个嗓子,念着这个气味,糊里糊涂的咕哝了声什么,叫人也听不太清,他眉皱着,熟门熟路给戳了个吻,低哑含糊地支声,“宝贝儿……别闹我。”


  “……再睡会儿,啊?”